無標題文檔

人力資源社會保障部等印發《指導意見》開展公立醫院薪酬制度改革試點

時間:2017-04-06      來源:

人力資源社會保障部等印發《指導意見》

開展公立醫院薪酬制度改革試點

 

近日,人力資源社會保障部、財政部、國家衛生計生委、國家中醫藥管理局印發《關於開展公立醫院薪酬制度改革試點工作的指導意見》,要求完善公立醫院薪酬制度,調動醫務人員的積極性、主動性、創造性。

提高醫生收入是否會導致醫療費用上漲?破除以藥養醫如何保障提高醫生收入?醫生漲薪能否緩解兒科、產科、急診的醫生荒?針對上述焦點問題,新華視點記者採訪多位業內專家。

  提高醫生收入是否會導致醫療費用上漲?

  根據指導意見,上海、江蘇、浙江、安徽、福建、湖南、重慶、四川、陜西、青海、寧夏等11個綜合醫改試點省份各選擇3個市(州、區),除西藏外的其他省份各選擇1個公立醫院綜合改革試點城市進行試點。

  記者了解到,目前,上海、湖南、四川等地已經出臺相應的改革措施,提高診療費用,鼓勵多勞多得,一些醫院的醫生收入有所提高。

  指導意見鼓勵多勞多得、優績優酬,這是比較公平合理的收入分配方式,將提高醫生的工作積極性。成都市新都區第二人民醫院醫生雷澤飛說,2015年起,成都新都區在醫院內部收入分配機制上打破過去大鍋飯的模式,實行多勞多得的績效考核辦法。

  新都區第二人民醫院康復科主任陳邦忠說,以前科室收入分配有封頂線,過了,幹得再多也不會多拿一分錢,現在沒有了這層天花板,大家積極性都被調動起來,科室醫護人員平均收入都提高了,他自己也比改革前每月增加了1000多元收入。

  廣東省醫學會兒童危重病醫學分會主任委員曾其毅認為,醫療衛生工作者的待遇不令人滿意,主要是其勞動強度和技術含量沒有得到合理的尊重。現在的價格體係,挂號費仍然偏低,醫生技術勞動價值未能體現,將來要逐步過渡。

  曾其毅認為,打破大鍋飯,多勞多得,提高勞務技術報酬勢在必行。但是提高到什麼程度,成本由醫院、個人、醫保基金等如何合理分擔,需要認真研究。

  提高醫生收入是否意味著醫療費用上漲?採訪了解到,一些地方在薪酬改革實踐中,並未增加患者的醫療自付支出。數據顯示,2015年,成都市新都區第二人民醫院醫務人員平均工資較2012年增加13%;而該院的藥佔比2012年下降6.87%;抗菌藥物採購價格平均下降56%,共實現藥品讓利1527萬元;門診、住院患者次均費用分別為131.17元、5557.89元,均低於成都市區級公立醫院平均水平。

  一些地方將醫療費用調整納入醫保報銷範圍,避免增加患者負擔。針對兒科醫生收入低的情況,廣東於2017年上半年全面提高6歲以下兒童相關醫療服務項目價格,加收幅度不超過30%。廣東省衛生計生委副主任黃飛表示,加價的項目包括公立醫院為6歲及以下兒童提供的臨床診斷、一般治療操作和臨床手術治療等基本醫療服務項目。調整後的醫療費用按規定納入醫保報銷範圍。

  破除以藥養醫如何保障提高醫生收入?

  指導意見明確,嚴禁向科室和醫務人員下達創收指標,醫務人員個人薪酬不得與藥品、衛生材料、檢查、化驗等業務收入挂鉤。

  四川省人民醫院泌尿外科主任醫師王東說:不以開大處方、大檢查作為醫生收入的指標,通過績效考核和分配制度,鼓勵外科醫生做大而難的手術、內科醫生通過診斷攻克疑難雜症,才能真正體現出醫生的價值。

  上海市衛生計生委醫改辦相關人士表示,薪酬改革是醫改的關鍵環節。上海正在完善市級醫院醫務人員績效工資方案,通過薪酬制度改革防止醫療行為的扭曲。

  破除以藥養醫機制後,醫院的收入缺口將如何補償?記者在廣東等地採訪了解到,公立醫院因取消藥品加成減少的合理收入,將按照調整醫療服務價格補償80%、財政專項補償10%、醫院自我消化10%的原則進行補償。

  湖南省兒童醫院副院長李愛勤說,由於藥改涉及多方利益調整,牽一發而動全身,必須堅持醫保、醫療、醫藥三醫聯動,才能避免單兵突進、顧此失彼的尷尬。

  一些公立醫院反映,藥改後收入銳降,可能影響醫生待遇。李愛勤說,實施藥品零差價後,醫院藥品收入下降,部分醫院政府補貼未到位,需要拿錢出來貼補醫院藥品零差價後損失的收入,要提高醫生待遇有困難。

  湖南省人民醫院副院長向華建議,建立並完善財政投入的長效機制,提高醫務人員待遇,規範醫務人員行為,提高公立醫院支出中薪酬支出所佔比重,保障醫務人員的工資待遇。

  改革能否緩解兒科、急診科、基層醫生荒

  意見要求,向人民群眾急需且專業人才短缺的專業傾斜,體現知識、技術、勞務、管理等要素的價值,避免大鍋飯。

  這項改革能否緩解不少醫院兒科、急救、麻醉、病理、產科等醫生短缺的難題?

  據悉,當前,廣東全省兒科醫生缺口約為2000人,但廣東各大醫學院校每年培養出來的兒科研究生不足50人。一些業內人士介紹,在以藥養醫體制下,兒科是收入最低的科室之一。兒童用藥劑量少,按照療程,1015個孩子的用藥量,才相當於1個成人的用藥量。

  四川省衛生計生委婦幼保健處處長韓梅告訴記者,基層兒科醫務人員待遇更低,缺乏相應的激勵措施,很多人寧願去大醫院行政部門,也不願意到基層承擔兒童醫療服務。還需要加大對基層、尤其是偏遠地區兒科醫生在待遇方面的傾斜,吸引更多兒科醫生留在基層。

  記者了解到,上海在新一輪公立醫院改革中推行內部收入分配制度改革,按照崗位工作負荷、醫療質量、患者滿意度、成本控制、費用控制、工作難易度、醫德醫風以及臨床科研教學等八要素來進行分配。在上海瑞金醫院、新華醫院等綜合性醫院堙A兒科醫生收入已與其他科室醫生基本持平。

  部分專家認為,兒科等醫生短缺問題需要從源頭設計上增加供給。四川省人民醫院小兒外科主任劉文英認為,指導意見能夠在一定程度上倒逼各地加快兒科醫生的培養。此外,還亟待探索針對冷門科室醫生的培養建立整套激勵機制,理順醫院兒科利益分配體係,保證人才短缺專業的醫生收入水平,才能讓更多人真正願意投身兒科,從根本上破解兒科醫生荒

  記者 肖思思 帥才 董小紅 仇逸

(據新華社廣州220日電)


    版權所有@海南省衛生和計劃生育委員會

    任何建議和意見請聯係:hnswshjhsywyh@126.com

    技術支持:海南信息島技術服務中心、海南省衛生和計劃生育委員會信息中心

    地址:海南省海口市美蘭區海府路38號 郵編:570203

    瓊ICP備05000041號

    手機掃描二維碼

    關注海南省衛生計生委官方微信公眾平臺

    微信號:jiankang0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