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標題文檔

每張患兒照片後都有動人故事

時間:2017-12-28      來源:

每張患兒照片後都有動人故事 

 

龔石(左一)在查房。 本報記者 侯賽 攝

  ■ 本報記者 侯賽

  海南省皮膚病醫院小兒病區主任兼物理治療科主任龔石的手機經常被提醒內存不足,請及時清理。佔據他手機大量內存的是上萬張患兒病情的照片。而在每張照片上,都有一串數字編碼。每串數字編碼的背後,都有一個患兒診療的詳細過程,被歸檔在一本厚厚的患者病情檔案手冊堙C

  124日下午1時許,龔石送走了上午門診的最後一個患者,終於松了口氣。有些疲憊的他,利用午休的一點時間接受了記者的採訪。

  這是3個月大的童童(化名)622日拍的照片,這埵酗@個拇指大的白斑,這就是白癜風的脫色症狀……這是接受治療以後,7月份拍的,患病部位已經有明顯復色……這張是824日拍的,白斑基本沒有了……這是最後一次治療,1122日拍的,白斑全部消失,算是治愈了。

  他翻出紀錄童童治療過程的一張張照片,給記者講起兒童白癜風的發病診療情況。當翻到最後一張童童康復的照片時,龔石臉上的疲憊瞬間煙消雲散,嘴角泛起了一絲欣慰的笑容。

  像童童這樣的病例,龔石在門診中經常碰到。龔石說,我省白癜風的發病率是千分之二,幾個月的寶寶也可能患病。但因我省一直以來沒有兒童皮膚病專科門診,患兒年紀太小,皮膚科醫生如果缺乏對兒童皮膚疾病的診斷經驗,經常會耽誤患兒的最佳治療時間,有的家長不得不帶著孩子到島外求醫。

  為了填補省內兒童皮膚病科的空白,去年31日,海南省皮膚病醫院小兒病區正式開業。但誰來挑這個擔子,卻成了一個棘手的問題。行內人都知道,這是一塊燙手山芋。由於孩子無法描述自己的病症,兒科一直被稱為啞科,兒童皮膚病更是難診斷,不好用藥。面對這個挑戰,不少人望而卻步。龔石卻主動請纓,挑起這個重擔。

  談起這1年多來坐診兒童皮膚病科的酸甜苦辣,龔石坦言:“ 給孩子看病,說實話,真累!但是也真開心!

  孩子得病了,大人們最著急。龔石經常遇到四五個大人帶著一個孩子來看病,一個小病號看診的時間頂四五個成人病號。在龔石的門診中,許多是不會說話的小孩子,病情只能由父母描述。因此,他寧願晚點下班,盡量多問幾句,把病情盡可能地了解清楚再做診療方案。

  患兒家長拿了藥後,龔石也要手把手再教幾遍,讓他們口述一遍才放心讓他們走。 對於小兒皮膚病來說,遵醫囑服藥太重要了。龔石說,小兒皮膚科的用藥需更加謹慎。因為患兒太小,一旦用藥過量,副作用可能會影響患兒生長發育。

  白天出門診,給患者做治療,已經忙得暈頭轉向,晚上龔石還要加班,把患兒的一張張病情照片整理出來,制作病情檔案,定期對患兒進行回訪。以後如果患兒疾病復發,就可以把初次患病時的病情檔案調出來,採取個體化的治療方案。尤其在用藥劑量方面,就更好把握了,既讓治療有效,又不會用藥過量對患兒產生副作用。他說。

  雖然沒有人要求他這樣做,可龔石還是一如既往地堅持收集整理病例。他說,自己所做的這些,是向著一個夢想在不斷邁進——讓海南皮膚病患兒不出島!

  候選醫護:龔石

  海南省皮膚病醫院 小兒病區主任、物理治療科主任

  推薦人(單位):海南省皮膚病醫院

  投票編號52


    版權所有@海南省衛生和計劃生育委員會

    任何建議和意見請聯係:hnswshjhsywyh@126.com

    技術支持:海南信息島技術服務中心、海南省衛生和計劃生育委員會信息中心

    地址:海南省海口市美蘭區海府路38號 郵編:570203

    瓊ICP備05000041號

    手機掃描二維碼

    關注海南省衛生計生委官方微信公眾平臺

    微信號:jiankang0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