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穿山越林的“蚊子”医生

时间:2017-12-01      来源:

 穿山越林的“蚊子”医生

  

陶忠为患者打针。张期望 摄

 

  ■ 本报记者 张期望

  陶医生,快给我打一针,我的手被狗咬到了!

  922日中午,万宁市南桥镇南林卫生防疫站,南桥镇村民老何对卫生防疫站站长陶忠说。刚脱下白大褂准备午休的陶忠,重新披上衣服,双手消毒、取药、扎针,一气呵成。

  今年54岁的陶忠,祖籍安徽合肥。1985年,陶忠从原海南农垦卫校公共医学毕业后,被分配至南桥镇的南林农场医院防疫站(现改名为南林卫生防疫站)工作。从那时起,陶忠就开始和蚊子打起了交道。他经常穿着雨鞋穿行在南桥镇的山区溪流中,灭蚊、预防和治疗疟疾。

  疟疾主要传播源是中华按蚊。这种蚊子叮咬动物时,寄生在蚊子体内的疟原虫顺着蚊子的虹吸管进入人体,引发疟疾。为了降低当地疟疾的发病率,刚工作的陶忠要走村串户灭蚊。背着灭蚊药和口服预防药,他走遍了南林的每一个村落。

  上世纪90年代初,陶忠到住在山岭上的一户人家喷洒灭蚊药。叮嘱村民服下口服抗疟疾药后,他骑着自行车往回赶。由于突发暴雨,陶忠全身被淋透。正准备到附近人家躲雨时,道路前方突然发生山体滑坡,陶忠差点就被泥石流冲下山崖,就差50米,我赶紧调转车头往回赶。

  这样的山区历险,陶忠已记不清发生过多少次了。

  为了获取临床应用的参考数据,调查蚊子的种类、分布密度,陶忠和同事还要捕捉解剖蚊子,培养疟原虫,观察蚊子对抗疟药物的反应。这也是陶忠和同事被称为蚊子医生的一个重要原因。

  抓蚊子的地点一般在深山溪流边,捕捉时间通常在下半夜。拿着手电筒,陶忠和同事挽起裤管坐在草地上,一看到有蚊子叮咬大腿,立刻用虹吸管将其捕获,然后放入标本瓶中。

  陶忠说,每次捕捉蚊子之前,他们都会口服免疫药,但是稍有不慎,还是很容易被感染。尽管当地疟疾已经得到很好的控制,但是这项工作至今每个月都要开展一次。

  在陶忠和同事的共同努力下,南桥地区疟疾防治工作取得巨大进展。2008年,南桥地区获得了历史突破:全年没有恶性疟疫情的报告。2009年,全球基金疟疾项目组官员来南桥考察时,赞叹海南疟疾防治工作做得扎实、细致,为世界疟疾防治工作探索出了可借鉴的模式。

  作为防疫站站长,陶忠不仅要完成当地控制疟疾的工作,还要和同事一起做好多项公共卫生工作,包括流行病传染控制、精神疾病控制、儿童疫苗接种等。

  1995年,陶忠的父亲退休后回到故乡合肥,他的兄弟姐妹也陆续回到合肥,家人希望陶忠也能返回合肥工作。

  但是,陶忠没有离开。他告诉记者,自己非常喜欢南桥当地的老百姓,这里的人也需要他,所以他就留下来了。

  陶忠至今仍记得,那次山体滑坡后,他借宿的村民将要用来孵小鸡的鸡蛋,给饥肠辘辘的他炒了一盘野菜炒鸡蛋。味道太好了,村民太淳朴了,我一辈子都记得。陶忠说。

  陶医生,在我们镇上很出名,谁都认识他!打完针后,老何对记者说,作为一个外地人,陶医生能这么多年扎根乡下,很不容易。

  候选医护:陶忠

  万宁市南桥镇南林卫生防疫站站长 卫生防疫主管医师

  推荐人(单位):万宁市卫计委

  投票编号20


    版权所有@海南省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

    任何建议和意见请联系:hnswshjhsywyh@126.com

    技术支持:海南信息岛技术服务中心、海南省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信息中心

    地址:海南省海口市美兰区海府路38号 邮编:570203

    琼ICP备05000041号

    手机扫描二维码

    关注海南省卫生计生委官方微信公众平台

    微信号:jiankang0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