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好大夫”莫小文

时间:2017-12-01      来源:

“好大夫”莫小文

 

                     莫小文在查看病例。 本报记者 郭畅 摄

 

  候选医护:莫小文

  琼中黎族苗族自治县红毛镇中心卫生院院长

  推荐人(单位):琼中卫计委

  投票编号10

  ■ 本报记者 郭畅 通讯员 陈欢欢

  去年8月,莫医生调到琼中红毛镇中心卫生院工作,我们也还是要从县城去红毛镇找他。找他看病我们才放心!”831日下午2时,在琼中黎族苗族自治县红毛镇中心卫生院,找院长莫小文问诊的患者已经排起了小长队。

  莫医生就是个闲不下来的人,虽然他是院长,但一点架子都没有。说起莫小文,站在诊室门口的小护士宋珠打开了话匣子。她说,在病人眼中,莫医生是亲人;在同事眼中,他又像是一位大家长;但更多的时候,他会一头扎进医书里,像是个书呆子。

  我们都是慕名前来的,村里人说莫医生医术高,我就带老伴过来找他。在中医科,红毛镇坎茂村的王大娘与同来就诊的红毛镇什寒村村民闲聊着。

  医术高,源于口口相传。莫小文从事中医工作已31年,经验丰富。平时在医院坐诊,他都热情地把手机号码告诉患者,一个电话,一个短信,莫小文都会细心解答。

  上周末凌晨3点多,有位患者半夜突然腹痛,打电话向我求助,询问病情后,我教她做了些简单处理,建议她到县城医院挂急诊号,不能在家拖延病情。莫小文说,作为一名中医,虽然不常与患者一起迎战死神,但自己同样感到责任重大。

  那一夜,他等到了清晨5点钟,直到患者到达琼中人民医院,打来电话报平安,他才安然入睡。

  工作调动后,很多患者特意跑到红毛镇找我,记得有个年轻小伙子,还特意帮我申请了微信号,说这样方便联系。莫小文笑着说。

  好大夫是这位患者帮莫小文起的微信名,大家常常拍图片、发视频,向他咨询问题,莫小文都耐心解答,医院的实习医生曹传建提到老师莫小文,很是敬佩。人们常说医者父母心,我从莫医生身上看到了这种品质。他说。

  从医的这些年,也不是每个病人都支持我、理解我。莫小文回忆,2011年,一位家长带着患有重感冒的孩子来看病。他去过多家医院求诊,却始终没有好转。这次,看见莫小文开出的中药费仅30多元时,突然大声质疑他不专业

  原来,这位家长觉得30多块钱的药肯定无法治好孩子的病。

  药不在贵,在于疗效。经过耐心的解说,家长情绪稍稍平稳一些,拿着配好的中药回家了。没想到过了两天,这位家长又一次来到医院,专程向莫小文表示歉意及感谢。

  花最少的钱,用最少的药,也可以得到最佳的治疗效果。这一原则,莫小文坚持了31年,也因此和每一位患者从陌生人转变为亲人

  到基层工作,感觉身上的压力和责任更重了。莫小文到红毛镇卫生院工作整整一年,见到了很多贫困百姓前来问诊,为了解决百姓看病不便的问题,他常常不定期地带领卫生院的医护工作队,到红毛镇各村庄开展健康义诊、健康宣教等活动。

  他就是我们的大家长,一年来,带我们跑遍了红毛镇的50个自然村和附近新伟农场的18个连队,听到村民的道谢声,看到村民脸上洋溢的笑容,我觉得基层工作变得更有意义,自己也更有成就感了。红毛镇中心卫生院医生周桂飞说。

  他最疼爱的就是那些宝贝医书了,除了日常吃饭睡觉,简直就是个书呆子在妻子符金凤眼中,莫小文看书就像是照镜子,手里总是捧着中医学书籍,走到哪儿看到哪儿,他常常念叨,行医要严谨,所以一定要活到老学到老。

  正是凭着这股钻研劲儿,20161月,莫小文考取了中医副高职称,这在海南少数民族地区还是较为少见的。对此,莫小文谦虚地说:我就是一名普通医生,帮患者减轻痛苦、治好疾病,才是硬道理。

 


    版权所有@海南省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

    任何建议和意见请联系:hnswshjhsywyh@126.com

    技术支持:海南信息岛技术服务中心、海南省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信息中心

    地址:海南省海口市美兰区海府路38号 邮编:570203

    琼ICP备05000041号

    手机扫描二维码

    关注海南省卫生计生委官方微信公众平台

    微信号:jiankang0898